Skip to content
June 26, 2006 / tninja1980msn

中国记者在德国[ZZ]

德国世界杯新闻发布厅的格局,是和以往世界杯新闻发布厅不同的:都是前台摆几张桌子,台下是几排椅子,还有几个话筒,记者可以随时提问。采访世界杯的记
者,在有新闻发布会的时候,每每都的带着各种证件,十分轻松的来到新闻发布会找到座位——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现在由于三百多名的中国足球记者的参入,能
够抢到座位已经是很难的事了。

倘肯提前一小时到,或者与新闻发布会的官员搞好关系,就能够找到一个好位置。但多数采访的记者,多是不入流的新闻媒体,大抵没有这样的耐心,也难与新闻发
布官员搞好关系,也就只能在偏远的位置,更不会有座位的。只有世界上的各大新闻媒体的记者,才会有较好的采访位置,安详地坐在椅子上参加新闻发布发布会。

我从二十岁起,便在国际足协里做雇员。国际足协新闻发布官员说,人太憨厚,怕伺候不了那些耍嘴皮子的记者,就只好做维持会场秩序的员工了。那些不入流的新
闻媒体记者,虽然容易对付,但总想抢好位置的也不少。他们往往自己带着小板凳,把会场搞得很乱,又总在场子里走动,大声喊叫:在这样的情况下,新闻发布会
总显的很乱。所以过了几天,新闻发布官员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推荐人的情面大,辞退不得,便改为清扫卫生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
我从此便整天的在清扫卫生了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新闻官员是一副凶脸孔,足球记者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。只有那些中国足球记者的到来,才可以笑几声。

那些参加新闻发布会中国足球记者,是没有本国球队参加本届世界杯而来采访最多的人群。他们人数众多,素质参差不齐,脸上总是挂着谦逊的微笑。胸前虽然挂着
记者牌,似乎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来自什么新闻媒体。与别人对话,说的好像是英语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们来自中国,又多数不是搞足球的记者,别人便从“娱
记”这方面考虑,替他们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中国娱记。

中国娱记一到场,所有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都看着他们笑,有的叫道:“中国娱记,你们国家足球队到德国了吗?”中国娱记们不回答,对新闻发布官员说:“今
天怎么又没有座位了,难道不能增加几个座位?”便摆开自带的小板凳坐下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:“你们国家十几亿人口,怎么就没有人会玩足球呢?”中国娱
记们这时会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小觑我们,上届韩日世界杯我们不是参加了吗?”

“什么小觑你们,我亲自看见在上届韩日世界杯上,你们曾经九十分钟不射门,三场比赛未进一球,被人说是最无上进心的球队。”中国娱记们便涨红了脸,嘴里嘟
囔着争辩道:“不射们不能算水平低……不射!……男人的事,能算丢人吗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足球的起源地在中国啊”,什么“李毅大帝”之类的话,
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;新闻发布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那些中国娱记们也希望他们的国家足球队有出息,但由于他们的足球队太不争气,又总是搞窝里斗,终于没有能够来德国参加世界杯。幸而大多
数中国人都喜欢足球,写几篇稿子或者发几张照片,也能够养活这些中国娱记。可惜这些中国娱记们又有一件坏脾气,只会弄虚作假,搞些花边新闻,又好大喜功,
因而把中国的球迷心都伤了,很多中国人都不喜欢足球了,这些中国娱记的日子就不好过了。但他们在世界杯作新闻采访期间,品行却比别人都好,就是很善于提很
多问题,也经常的吹捧某些球队或者队员,虽然所提问题都很低级,但却很容易讨人好感。

中国娱记们坐在了自带的板凳上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你们国家当真有懂足球的人吗?”中国娱记们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
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们国家足球队怎么就几十年没有胜过韩国呢?”中国娱记们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蹩拙的英文,这回可全是对
以后中国足球队希望了,什么中国足球从娃娃抓起啊,什么三百年后我们要拿世界杯啊,等等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新闻厅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中国娱记们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们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
有一天,大约是德国世界杯后的十五天,国际足协新闻发布官员在一次会议正要开完的时候,忽然有一位新闻官员说:“在每次新闻发布会的时候,中国娱记们总是
要提问他们的国家足球队什么时候可以再次打入世界杯,什么时候能够捧起大力神杯,你们说我怎么回答好?”一个足球强国的教练说道:“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够捧
起大力神杯,上帝都难以回答,我们会有什么答案呢?”新闻发布官员说,“哦!有这回事?”“据说上帝被中国娱记们问到这个问题时,都愁的哭了,这事许是真
的。”新闻发布官员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整理他的会议记录。

世界杯过后几天,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我整天无所事事的在新闻发布厅打盹打发时间。来德国世界杯新闻发布厅的记者越来越少了,但还有为数不少的中国娱记
们没有离开。在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上,我正合了眼坐着,忽然有一个中国娱记站起来问新闻发言人道:“XX先生,您预测中国足球队能够参加下一届世界杯吗?
中国何时能够捧起大力神杯?”这问话虽然声音极底,却很耳熟,我就听了下去:“先生看到澳大利亚队的表现了吗?但我仍然希望在下一届世界杯能够看到你们中
国足球队;至于中国何时能够捧起大力神杯,我是难以回答的,您还是回去问上帝吧,也许这次上帝不再哭了?”

自此以后,就长久没有看见那些中国娱记们了。大约中国娱记们问过上帝了,不知这次上帝哭了吗?

Advertisements

2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
  1. wen / Jun 26 2006 9:12 pm

    美文!叫绝的美文!

  2. wen / Jun 26 2006 9:13 pm

    最喜[孔乙已],有中国足球版的孔乙已,赞一个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